cotton与绵绵

低头吃粮,抬手点赞。沉迷手游,已爬墙_(:з」∠)_

一人行者

 从最开始的那一刻起,张佳乐也好百花缭乱也好,都是绚烂的。
摆脱不了万年老二的阴影也好,孙哲平因伤退出再也好,“繁华血景”的不可复制也好。这些令人懊恼沮丧的事无时无刻不在折腾人。
对荣耀的喜爱,对弹药专家的驾轻就熟都意味着张佳乐与生俱来的特质,必须站在荣耀的战场里。
与之所匹配的勇气与一往无前的魄力,是云雾中的一条血路。
百花谷也好,霸图也罢,张佳乐始终是张佳乐。
所害怕的,供人调侃的,不被理解的,这些通通都无所谓,至少得到第一才甘心啊。
比不被认可不被理解更可怕的愿望无法达成。
掌声跟嘘声都经历过的人,还能惧怕什么。
所以张佳乐要往前走,且一直朝前走。
过而不去怕什么,未来不曾参与才可怕。
而且只要懂得自己的人理解,别人的想法并不值得在乎。
这不是表演,不是服务于任何人。
而是一场战斗,跟对手,更是跟自己。畏畏缩缩从来不是张佳乐的风格。
还能再打几年荣耀不晓得,但至少站在战场上的那一刻,张佳乐就还是百花缭乱,百花缭乱就还是绚烂到令人目眩神迷的弹药专家。

生日快乐,张佳乐。
今年的你也很耀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题目来自ilem的同名歌曲。

呜实在挤不出来,所以生日贺只能这样啦……

乐乐生日快乐!!

[双花]不爱吃胡萝卜1

 孙哲平在每天太阳下山前赶到宿舍左拐那个巷口,今天打工时剩余的小鱼干递到了纸箱旁。后腿有些不灵便的三花小猫爬出纸箱,慢慢舔舐小鱼干。孙哲平静静地看着,等猫儿吃完小鱼干,冲他细声细气地叫唤,他便伸手揉揉小猫的脑袋。小猫乖顺地蹭孙哲平的略带薄茧的手掌,很是享受。检查了下后腿绷带未散,伤口应该也慢慢愈合了,收拾了空饭盒准备离开。

小猫蹭了蹭孙哲平的裤腿,恋恋不舍地回到纸盒里休息。

看了看时间,孙哲平笑了笑还是回了宿舍。

他暂时得跟人合租,收养不了小猫,公寓管理员明确规定了不许豢养宠物,只得作罢,暂时把猫安置在隔壁巷子里,等找到适合的人收养再说。他在微博挂了几天领养通知,终于有人私信问他具体地址,他问了下大体情况,终于放下心来,约定明天下班后就把小猫交给对方。

第二天去巷口,却看到纸箱面前有一个小碟子,里面有些吃剩的些许牛奶。小猫不知所踪,孙哲平皱了皱眉头,别是跟什么人走了吧,要是个负责任的还好,别遇到贪图两天新鲜就又丢掉猫咪的年轻人才好。

正在焦虑时听到巷口传来嬉笑声。

“哈哈哈别舔了,好痒哈哈哈,马上就拆给你吃好不好,别舔了。”面前穿着TEE恤牛仔裤扎了个小辫子的少年仔怀里可不是那只馋猫。


先写个开头!